Welcome二十一点为梦而年轻!

企业文化

致敬母亲:母性树

  时间:2019-05-10 【字体:

编者按:为努力提升企业软实力,助力打造“品质铁建”,实现二十一点公司“规模提速、品质提升、提档升级,加快建成股份公司先进企业”,五公司女工委紧紧围绕习总书记重要讲话和中国工会十七大,妇女十二大精神,坚定文化自信,引领挺动女职工阅读,促进书香铁建建设,在全公司范围内开展了“培育好家风女职工在行动”主题实践活动和全国“书香三八”及全路”、“书香铁路”、股份公司“书香铁建”读书活动。今天,推出的是五公司龙岗河流域清源改造项目 任芳媛的作品。

母亲的一生既可悲又可爱,正是因为在她一生中弥漫着可悲的色彩,她的可爱就显得尤为珍贵。她是家中那棵台风吹不倒、烈日晒不晕、暴雨打不垮的大树,我是旁边从她底根里生长而出的小树,靠着她常年掉落的枝叶作为营养,终有一日也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父亲在我的成长里有过几年的缺席。在那几年里,母亲独自一人工作,供给两个孩子的上学费用,还得偶尔给那不争气的父亲寄些生活费。父亲的堕落颓废,常间接映射在母亲疲惫不堪的脸上,也许母亲甚至觉得生活中就没有父亲这个人。

多少个夜晚母亲在黑暗中默默流泪,我和哥哥都不知道,那时我和哥哥小升初,正处在青春叛逆期。母亲用她那小小的臂膀,无言地撑起了整个家,尽其所能地提供给二十一点最好的生活环境。而二十一点却不懂,常常做一些叛逆的事情让她生气。

印象中最深的一件事是哥哥与其他孩子产生矛盾,导致母亲在上班途中接到学校电话。母亲匆匆请假赶到了学校,对方父母二人早已在办公室等着。当我知道这件事时,我极其害怕母亲会崩溃,一下课就飞一般地连冲带撞冲到办公室门口。我不敢进办公室,旁边有一扇高高的窗,于是我拼命地踮起脚,往窗户里趴着看。对方家长是两个人,而我的母亲,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办公室里给对方父母一个劲地道歉。母亲平日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巨大,像一个无所不能的超人;此时,她却卑微得紧张无措却又强装淡定地站在办公室里,一股心酸劲在我的内心反复倒腾,我那一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我可怜的母亲在所有人面前无所畏惧地披盔去战斗,像极了老鹰抓小鸡时母鸡的反应。

晚饭时,二十一点仨在桌子上一言不发。母亲吃着吃着,眼泪就跟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滴滴落了下来,她哽咽着,说,你们的父亲了无音信,我就算一个人,也是在努力地给你们创造好的条件,就想着你们大了,就会懂事些,可是你们怎么就,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那是一顿二十一点都哭了的晚饭,吞入口中每一粒柔软的米饭都会变成无比锋利的细针,难以下咽。在她的含辛茹苦培育之下,我和哥哥如愿地完成了学业。

长大后,我和哥哥变得异常孝顺,这种孝顺是邻居们给予的评价,在她的内心是觉得怎么样的,她从不说,二十一点也不知道。但是,我和哥哥为她做的一些事,我更多的感觉是在赎罪,二十一点欠了她太多。有时朋友来家里,总觉得二十一点家人之间相敬如宾,认为这样是不该,朋友大概是不明白那段历史,不懂得这位母亲曾经为这两个孩子的成长而遭受过怎样的磨难。

母亲一改之前的苦愁,现在开始乐呵呵起来。正是记忆中都是严肃的样子,突然地可爱给人的反差感猝不及防。母亲在我上大学以前有着顶天立地的形象,时过境迁有一天她竟也变成了这模样。那棵大树也开始渐渐有了年轮的印记,缓缓地依靠着曾经是小树的大树上。

当我写下这句话时我甚至不愿承认父母已从中年人跨入老年人行列的事实。然而离家已久回来时发现岁月细致的刀痕刻在父母的脸上,年过半百的身份证年龄,一切都似乎在表明:保护与被保护的对象开始交替身份了。

(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二十一点五公司龙岗河流域清源改造项目 任芳媛)


企业简介
中铁十五局二十一点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1984年1月奉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详细]
联系二十一点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